請先后再發布主題
                        自定義日期:  從   到  最多30天
                        選擇瀏覽方式:

                        新西蘭隨拍小寫

                        流金 昨天 19:29 閱讀 432 回復 2
                        美麗的新西蘭之旅讓我至今難忘!“咩~咩~”聽,那是什么聲音?那是羊羊在呼喚我們,跟我們打招呼!先看看那只“喜羊羊”吧!它熱情四射,一見到我們就像我們奔來;而“沸羊羊”則是在樹下“鍛煉身體”;“美羊羊”自然就在化妝啦!瞧瞧她,長睫毛,雙眼皮,“戴”著美瞳,涂著濃濃的胭脂妝,“對著鏡子”臭美~~乍一看,怎么有一只羊在樹下不動???難道…。那只肥肥的羊突然笨重地轉了一個身,原來它在睡覺!真是名符其實的“懶羊羊”!看完綿羊,我們就去探訪遠近聞名的羊駝!羊駝本來是棲息于海拔4000米的高峰上的,后來“移民”到了這里,現在生活在雪山上的雪駝極為罕見,可以說是珍貴!之前在天堂谷已經與羊駝有過一面之緣,現在可以與羊駝零距離接觸!拖拉機開到了山上,放眼望去,那里有十幾只羊駝!白的,黑的,棕色的……車緩緩地聽了之后,我立刻奔下車仔細看看羊駝的“尊榮”。毛茸茸的身體,小巧玲瓏的耳朵,倒三角的眼睛,彎彎的腿,好萌好可愛呀!車上的人都拿了一把食物去喂羊駝~大的羊駝跟我差不多高,小的羊駝只到我的膝蓋,他們對人們非常友善,但是他們一看到人就會奔過去要食物,不知道的人就只能被羊駝“蹭”啦~我們依依不舍地與羊駝告別,它們還是挺有情有義的,目送著我們。

                        落葉舞秋風

                        流金 昨天 17:52 閱讀 294 回復 9
                        陽光正好、微風不燥,送走了炎炎夏日,不覺已深秋。我總喜歡靜靜的坐在鋪子門前,看秋風吹落的片片黃葉黃花在風中旋轉、起舞、飄落,總給人無限的遐想:是否歲月的遺憾、傷痛都會被這秋風溫柔的化解。就似這飄落的落葉、黃花,漸漸釋然、歸于平靜。風再起時是不是所有的美好又如這飛舞的落葉、黃花一樣不期而遇…… 人與人之間終究是漸行漸遠,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戴著偽善的面具。手機里面附近的人隨時可加隨時可聊,真正隨時說話的人卻沒有一個。在這個薄情的世界深情的活著,忙忙碌碌皆為碎銀幾兩,而恰恰是這碎銀幾兩才能成為自己唯一的依靠。在這個價值等換的時代,我們不能高估和任何人之間的關系,當你對別人有用時,人性就是善良的。當你對別人無用時,人性就是自私的。當你觸碰別人利益時,人性就是惡毒的。人的煩惱皆因自己的無能。當你實力足夠強大,能給別人帶來利益時,你才能感受這個社會的美好,世界對你的和顏悅色…… 人與人之間也終究沒有了信任,不是人心變了,而是人性變了。在這個疫情當下、舉步維艱的時代,太多人為了生活上了一當又一當,當當不一樣。所以在我上次發文自己目前從事的事業拯救了自己不再水深火熱之中。本著問心無愧、盡我所能的初心拿到了結果與大家共享互贏,卻遭受太多的質疑,我無語而無奈……而今看著深秋的樹,目之所及,突然就釋懷了所有的不甘。就似樹上的一片葉子你決定不了它的翠綠、綻放,也決定不了它的飄落、離開……
                        小草贊 點綴了自然界的美,卻從不自詡炫耀。當春風輕拂的時候,你悄悄泛出了快樂的笑。不會乞求他人的稱頌,永遠就像自身的綠袍。默默的為大地增色,這就是你高尚的情操。這首詩(如果算詩的話)是我1980年寫的,當年我16歲,算起來已有42年,后面隱藏著一個故事。1980年,羅漢寺種畜場叫“國營羅漢寺種羊場”。當時鄉鎮企業蓬勃發展,生產隊里不斷有人出去工作。1980年7月,總場部為了追風弄潮,將全場200多名未婚青年集中到一起,通過文化考試擇優招工,6個名額,也不知道都是什么工種。第一次考試,據說我是第27名,成績一公布,就有人說作弊,黨委沒辦法,只得取前50名進行第二次考試,這一次我居第6名。誰知還是說有人作弊,惹得黨委書記火冒三丈,下令組織第三次考試,誰敢再作弊,決不輕饒。在第三次考試中,我居第3名,被通知到總場部分配工作。被招工的6個人,4個直接到小學當教師,2個送到武漢培訓后到外賓館當炊事員。我被分配干炊事員,但領導怎么做工作,我就是不同意,把負責這次招工工作的黨委組織委員氣的夠嗆,最后算我自動放棄招工,回到了生產隊。解放前,我爺爺怕我父親被抓壯丁,就求人幫父親在村里弄了個保丁干,解放后這就成了歷史問題,如果不是通過這樣的考試招工,我們兄弟姐妹休想有一個走出生產隊參加工作,所以,對于我能參加工作,我父親是人前人后揚眉吐氣。沒想到我居然不服從分配跑回來了,把父親氣得恨不得吃了我,怎么看我都不順眼,我也處處躲著父親,連吃飯都盡量不跟他碰面。隊里人都調侃我,說我就是一個種田的命。那時,我天天記日記,上面的那首詩,就是在這個時候當日記寫的。字里行間,有委屈,有不服,還有自我安慰。兩個月后,即1980年10月,總場部決定投資建一個中型啤酒廠,選15人先到武漢啤酒廠培訓。不用說,入選者大多都是干部子弟,有的甚至是從外縣擠進來的。然而,不僅是我們全家,就是全隊的人都沒想到,我會名列其中,而且是干化驗員,這可是科室工作人員呀!父親雖然仍是板著臉,但我能感覺到他的心情和我一樣快樂,他傾全家所有,又找人借了一些錢,為我買了一件黃滌棉軍上衣,又扯了幾尺青灰色的良布為我做了一條褲子,讓我成了全家也是全隊最早穿上“料子”衣服的人。

                        難忘年輕時的我們

                        流金 2021-06-01 閱讀 4536 回復 23

                            現在想來,一個人的命是老天爺早就安排好了的。比如我現在,自己年輕的時候是咋想的連自己都鬧不清楚了。     1988年,我24歲,在羅漢寺酒廠當車間主任兼計量科長,單位還公費替我報了電大。年底,體制改革,企業由私人承包,其實承包人還是酒廠原來的領導,而且我們關系很好,可我一聽說以后就是給私人打工了,立馬不干,任領導怎么勸說,我把必須的手續往文件柜里一裝,不派人來接手,我也揚長而去了。    當時正值全國大下崗,像我這種情況,肯定是要自謀出路了。磷礦當時是全場最好的單位,多少人削尖了腦袋都鉆不進去,沒想到幾個月后,總場領導竟調我到磷礦擔任出納員。工資加補助,月薪相當我在酒廠的三倍還多,一個月中有20天是吃陪客餐,第二年又任命為副礦長。當時,黑惡勢力加官倒是社會的一大特色,第三年,我因為不買黑惡勢力的賬,大鬧,影響了整個礦區的生產,被地礦局告到了總場部,總場領導批評我,我因不服,拂袖而去,自動離職。    幾個月后,領導竟然又要調我到荒山荒水開發辦公室,作總場機關人員使用??晌易龊昧说界娤樽錾獾臏蕚?,不接受領導的好意。沒想到領導前后八次做我的工作,最后以安排我妻子也上崗為條件,非要我到崗不可,還要任命我為副主任。沒辦法,只好從命。萬畝桃園建好了,可沒有人上山承包,總場領導就強迫當地的農戶上山承包,否則就注銷戶口,剝奪口糧田。我認為這是錯誤的,可自己又阻擋不了,于是再一次決然辭職,毫無回旋余地。    回想起來,我一個農民,在全國大下崗的時候,既無靠山,也沒請客送禮,這餡餅一個比一個甜都砸到了我的頭上,真是奇了怪了。    2000年,《綠野純情》出版后,我繼馮道信先生之后當選為市專業技術拔尖人才、市文副主席、作協副主席。宣傳部有領導暗示我,努力一下,可以轉干。不久,總場部也給我下了一個黨辦副主任的虛銜,大家明白的,該意思的要意思,然后什么就解決了,可我竟然無動于衷,放棄了機會。    到北京碰撞,好長時間淪落街頭,有一次夜里坐在天橋下面與難民為伍,就著昏暗的路燈寫日記,真情萌動,淚水打濕了本子。也就奇了怪了,這些日記后來竟被我整理出一篇篇散文,順發發表,印象深刻的有《門前盛開山菊花》《家鄉的月亮何時圓》等。    在“群眾演員中心”,有個姓肖的知道我是一個作家,很驚訝,說:像你這么大的作家,在北京找工作太簡單了。我說我努力過,因為學歷不夠,都不行。肖某說:人家問你,你不說你的學歷,你只說你是個作家。人家問你干過這個工作沒有,你說干過。這里干一個月不合格,再到哪里干一個月,慢慢不就都會了。從“群眾演員中心”出來后,我如法炮制,果然第二天就被一家小報社錄為編輯,第三個月就升為編輯部主任。    但小報社畢竟沒有前途,所以,我一邊在小報社干著,一片不斷在網上應聘。有一天看到一則招聘啟事,說是某國家級單位圖文中心招聘中文副總監,學歷一本以上,中文專業,一經錄用,基本工資2500,外地人員,干滿三年,可以轉北京戶口。此時我已經是老油條,瞎報情況,參加網上應聘,沒想到經歷三考,我在三千多名應聘者中竟然獨占鰲頭,通知面試的那天我才知道,人家的招聘啟事沒說瞎話,招聘單位是中國外文局,雜志叫《今日中國》,用5種文字出版,主要贈送各國駐京領使館,并且我在最后的三名面試者中獲勝,試用期三個月。    這期間,我完成了20集劇本《家園》,在網上投稿,大多沒有結果,只有個別編審回復,說農村劇必須在本省找出路,沒有誰愿意出錢宣傳你們湖北。巧的是深圳一家影視公司的總裁親自飛到北京,說出八萬塊錢買劇本,然后一切跟我無關。也就是說作者換成他們的人,故事也是反映廣東的情況。    八萬元對我來說不是小數,可我又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拒絕了。心想:既然有人想買劇本,就說明它有前途,鬼使神差,我竟然從北京辭職,跑回湖北找影視公司。期間,茅盾文學獎作家熊召政對我說:你既然是一個有影響的作家,何必要追風弄潮寫這些東西呢!然后講了他自己的經歷,勸我選定一個有意義的項目,把事情干成。我又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聽了他的勸,甚至還選定了寫嘉靖王朝。    幾百年來,海內外學者前赴后繼為嚴嵩或嘉靖王朝翻案,平均五年就有一本專著出版,但一直社會影響不大。我一個農民,勞動之余想為嘉靖王朝翻案,任何人聽了,都是天方夜譚??墒虑榫褪沁@么不可思議,經過了幾年的努力,我的投稿在浙江大學出版社引起了重視,他們請了六位明史專家,歷時九個月進行論證,竟然沒有推翻。最后以“明史最強翻案”出版發行,并與鳳凰網聯袂推出,造成了巨大的反響。今天,嘉靖皇帝是明君,嚴嵩是賢臣已經占據了主導地位,以后再也不會有詆毀嘉靖皇帝和嚴嵩的作品面世了。    我不止一次的想,我走到今天絕對有該字,好像有誰在推著我走一樣。事實上我一路走來,步步都被大家認為是錯誤的,但錯在哪里,我到現也找不到原因。

                        偏安一隅

                        流金 2021-09-11 閱讀 7305 回復 14
                        94年4月,我決定把家安在那時僻靜的莫愁湖邊的一個小山頂上,周圍滿打滿算不足十戶人家。家的院墻外就是以前皇城村的墳地,每當一個人在家的黑夜,總會想起別人故意惡作劇說的“……不信你晚上從窗戶往外看,你家院墻上蹲滿了~~” …… 16年6月,因為某種原因,我搬到相對安靜的西環四路。 18年8月,因為我爸,我們舉三代人之力在湖邊買了套房子,算是又回到了原點。當時有閨蜜勸“你把房子買到別處,離開這個傷心地不行???” 那時我笑著回她“傷我的是人,跟地有啥關系?” 最初的湖邊滿目荒涼,雨天出門就算走路,也得帶根棍子,走幾步就蹲下來戳戳腳底的黃泥巴,否則腳都提不動?,F在的莫愁湖邊風景如畫,我有啥理由不愛它?非得遠離它? 我爸曾問我環湖一圈要多長時間,我說最低要一個半小時,我爸說我不是在鍛煉身體,完全是在走了玩。 確實,以前沒手機拍照,不開心了,我會一個人到湖邊走一圈,不慌不忙邊走邊數步數,多數是數著數著就忘了,只有一次全程沒分心,一圈走完數了11645步。 自從有了可以拍照的手機后,邊走邊拍就是我走路的標準姿勢,美景在我手機鏡頭里呈現,可好? 如此,偏安一隅,有何不可

                        客店馬灣西黃灣泉

                        流金 09-17 15:23 閱讀 2121 回復 1

                        正在努力加載...
                        提示
                        請使用手機APP發布,去快速安裝
                        女主被卖到妓院糟蹋